当前位置: 首页» 公共文化建设» 文化春秋» 元代丹青国手高克恭
元代丹青国手高克恭
2018-04-09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字号:  

    中国画艺术源远流长,丹青妙手,代有才人。凡对中国绘画史感兴趣的人,对“擅画墨竹、造诣精绝”的元代画家高克恭一定有所了解。作为房山历史上的一代丹青国手,高克恭是房山的骄傲。

    高克恭(1248—1310),字彦敬,号“房山”,又号“房山道人”、“房山老人”,谥文简。祖先是西域畏兀儿(维吾尔)人,曾占籍山西大同,后迁居燕京房山,官至大中大夫刑部尚书,故后世称“高房山”或“高尚书”。

    元初画坛上流传着“南赵北高”的佳话,将南方的赵孟頫和北方的高克恭相提并论。高克恭曾与赵孟頫同时在北京任职,后来两人又在江南共事,彼此结下深厚的友谊。明人张羽对两人推崇备至,写下:“近代丹青谁最豪?南有赵魏北有高”的诗句,成为后世的定评。
    高克恭善作山水、墨竹。尤其喜爱董源、米芾的画风,作品云烟流动,淡雅有致,富有诗一般的韵律,生机盎然。《图绘宝鉴》的作者夏文彦称高克恭的画“怪石喷浪,滩头水口,烘锁泼染,作者鲜及”,可见,高克恭喜用泼墨写意,画风形神兼备,气韵闲逸,元气淋漓,天真烂漫,这是他学习米芾新创“米家山水”的结果。元代以画荷著称的画家王冕以行家的视角,写诗赞高克恭说:“国朝画手不可数,神妙独数高尚书。”这些评价无论在当时还是在他身后,都得到了历史的印证。高克恭去世后,史称“遗墨一纸,价值百千缗”。

    高克恭的作品,传世不足十件,明人董其昌仿高克恭的一幅22.8×157厘米的山水手卷,在2005年佳士得拍卖中,就以15万元成交。现在,故宫博物院收藏有高克恭的作品。如他的《云横秀岭图》,为传世佳作,全图以大设色绘云山烟树,远处岭高入云,雄伟挺拔,岩壑幽深,气势撼人;山顶青绿横点,莽苍葱郁,龙脉起伏,绵延天际;画面中部的云烟,流布飘逸,充满动感,既增添了山势的奇伟,又具有莫测之势,令人遐思不已;近处孤亭傍湖,溪流潺潺,丛树掩映,动静相宜,颇有情趣。全图笔法粗中有细,墨色层次丰富,立体感与质感皆很突出,与董源、米芾两家技法合参,别开生面。明代王铎盛称此画“神气淋漓,嵬峨滋长。展曰造化从毫,无地无功。”这一方面赞美了画面的绚丽,另一方面也道出了高克恭作画不囿于其他画家的心态。
    山水画之外,高克恭画竹亦名著一时,传世有《墨竹坡石图》,作品既重形,又重神,孤高清秀,出人意表,虽是写竹,实是写人,落笔潇洒,秀雅中人。赵孟頫称其人品高,胸次磊落,故所作看似游戏,却能不流于俗格。他在这幅画中题诗说:“高侯落笔有生意,玉立两竿烟雨中。天下几人能解此,萧萧寒碧起秋风。”画有新意,诗也不凡。在元代各民族文化大融合、文人画大发展的进程中,他和赵孟頫的美术成就都是足以令人称道的。

    有人说,高克恭的山水画,既有北方的雄浑苍莽,又有南方山水的氤氲迷蒙,呈现出一种浑厚而温润的崭新风貌。这是因为,他对“米氏父子”云山墨戏的继承和发展,这一面目影响了明清大批书画家的画风。使自北宋以来的“文人画”趣味终于借助于笔墨获得相对稳定的表现。从这以后,文人画才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意识,从笔墨本身而不是通过画面或题材体现某种诗意内容。这是“米家山水”发展到成熟的一个标志。当代的画坛大师黄宾虹曾说,在他七十岁以后,对高克恭的画用力最勤。可见,黄宾虹也是高克恭山水一派发展的余脉。

    高克恭同时兼有诗名,诗风“神超韵胜”,另有一派奇秀之气,是中国回族文学史上第一位优秀的山水田园诗人。关于高克恭的诗歌,《北京古今名人辞典》中载 “高氏亦工诗,著有《房山集》存世” 。清人顾嗣立所编的《元诗选》中收他的五言律诗2首、七言律诗2首、五言绝句4首、七言绝句13首,合计21首。集前有编者小序,简略地介绍了高克恭的生平,同时对其诗歌创作进行了评注。说高克恭:“为诗不尚钩棘,自得天趣。柳道传尝谓高公画入能品,故其诗神超韵胜如王摩诘在辋川、李伯时泊皖口舟中,思与境会,脱口成章,自有一种奇秀之气。”顾嗣立所评虽有偏颇,但仍可从中窥见高克恭诗作的特别之处。

    从《元诗选》所收高克恭的诗作的内容看,大体上分为题画诗、赠答诗和游记诗三类,下录其题画诗2首:

题管夫人竹窝图

云梢露叶秋声古,万玉丛深翠蛟舞。此君拟结岁寒盟,拄笏相看立烟雨。
过雨山窗斜映日,带烟霜节总宜秋。冻雷迸出千崖翠,勒此高歌傲素侯。
 
种笔亭题画
积雨暗林屋,晚风晴露巅。扁舟入蘋渚,浮动一溪烟。

 
    从这些作品可以感悟到高克恭的诗作与其画风相似,诗画一体,各有千秋。作为房山的骄傲,高克恭当之无愧。
高克恭的故里房山城关,元代时有“洪恩寺”,大殿东西各有高克恭所绘大幅壁画,东边为《上方探幽图》,西边为《西域访经图》,两图对房山境内的上方山和西域寺(今云居寺)的山川形胜进行了细致地描写,寺塔的位置和沿途林泉的分布,都十分逼真。“上方探胜”图落款为隶书:“大元大德二年,岁次戊戌,重阳吉日。信大弟子高克恭熏浴敬绘。”下钤印三枚,一为白文“高克恭印”,一为朱文“彦敬”,一为椭形朱文“房山居士”。“西域访经”图右下角,有短跋:“纵观历代祠庙画壁,多作圣贤神佛,无写山水者。今了尘上人,欲为山门留念,固请再三,奈予弗工斯道何!不得已,敢摹上方、西域二佛胜境,用答雅意云耳。房山居士并记,时至五十。”下钤长方朱文印“不惑子”。这是已知高克恭留给故里的唯一作品,可惜随着时代的兴衰,寺院被毁,壁画也先后被毁。
如今,高克恭在房山的居住地羊头岗村,位于城关镇西北,村子紧邻燕山石化公司。在村子的北面,人们还能指出高克恭山斋的位置,清代于敏中等人编纂的《日下旧闻考》,引用姚庸的诗说:“月射羊岗玉树林,山斋犹在白云深。”这些,已经成为历史的陈迹,而高克恭,这位以“房山”为号的画家,把自己的名字和故里房山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区文联网站  沉眉)

网站主办单位:北京市房山区文化委员会 联系电话:010—69352106
政府网站标识码:110111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102014059 京ICP备05007183号 网站地图